English  /  

期货打假丨第四期:揭开互联网“类期货”面纱

2017-02-16 08:44:20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期货打假在行动

揭开互联网“类期货”面纱


【导读】微盘、微交易、二元期权这些概念通过互联网平台逐渐进入公众视野,他们打着“低投入、高回报、交易灵活”的幌子,以各种“发财致富”的实例吸引投资者,而实际上微盘、微交易、二元期权风险重重,一旦发生纠纷,投资者很难有效维权。本期节目,我们聚焦互联网“类期货”,为您揭开它的“神秘”面纱。

主持人:赵子亮
嘉宾一: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  胡俞越
嘉宾二:证监会系统监管人员  崔丽琨
嘉宾三:一德期货有限公司首席风险官  张凡

经济之声:微盘、微交易、二元期权这些名词对于普通听众来说太过专业也太过陌生,它们之间有什么区别?
胡俞越:微盘、微交易、云交易是近年来互联网平台上出现的新的交易形式。微盘和微交易还不是一回事,微盘实际上是针对大盘而言的。原来在互联网的平台上进行交易,通常规模比较大,比如原油一手单子可能上10吨,转到微盘以后,规模会变小,小的可以0.1吨一手。我把这种微盘交易概括为四化:移动化、微盘化、娱乐化、游戏化。我对这种交易方式不完全否定,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已经进入移动终端的时代,我们在手机上可以炒股票、可以炒期货、可以淘宝,为什么不能在手机上做大宗商品的交易呢?其实是可以的,这种趋势我们是不能否认的,挡也挡不住的。微盘是把原来大盘交易转为小盘交易、微盘交易,规模更小,微信支付就可以下单交易,有的资金规模只要10块钱。微盘采用的还不是二元期权的模式。 
  而微交易或者云交易,就是赌大小,不同方式的赌大小。简单地说,可以想象一个坐标轴,有横轴和纵轴,横轴是时间轴,纵轴是价格轴。微交易做横轴,横轴上,你下的单是看多,5分钟后如果价格涨了,你就赚了,如果价格跌了,你就赔了。时间可以选,1分钟、5分钟、15分钟不等。做一次结算一次,记作一个交易单元。还有一种是云交易,做纵轴,就是价格轴,可以按价格或者按点数,你设置好止盈止损点后,一旦到达系统自动“交割”,其实就是赌大小。现在大量存在的微交易或者云交易的平台,他们从来不说自己是二元期权,二元期权对于广大一般投资者而言是很陌生的,而事实上,微交易和云交易采用的就是二元期权模式。


 

经济之声:相较于普通的期货交易,这类交易的风险大还是小?

张凡:首先,微盘、微交易以及二元期权用一个词定义就是类期货。它在宣传时往往强调高收益,但在实际过程中,会发生很多投资者亏损的实例。仔细研究下微盘、微交易的特点:第一,大多数微盘平台的保证金都非常低,也就是说,它的杠杆率非常高,我们调查的有些平台的杠杆率有几十倍,有的甚至高达80倍,这意味着如果客户持仓比较重,一旦平台报价向不利于投资者的方向波动1%-2%,投资者的本金就会全部赔光。也就是说,极高的杠杆率会成倍放大投资者的风险波动。
  第二,它们的交易时间都远远长于正规的期货或者期权的交易时间,有的甚至打出“全天无休”、“ 24小时滚动交易”的旗号,这就人为地制造了一些风险敞口期。除此之外,很多微盘还规定不能持仓过夜,这些交易规则导致了微盘只能进行短线交易,不能长期持仓,这就注定了这是一个纯粹的投机平台。  
  第三点是最不合理的,微盘、微交易的手续费都很高。一般正规贵金属交易的手续费不过是万分之几,有的微盘交易手续费高达百分之十,10块钱的资金手续费就要1块钱。
二元期权往往号称没有手续费,但是它的规则是判断方向,如果投资者判断对方向,则有获利本金的70%-85%,如果判断错方向则会失去全部本金。举个例子,一个投资者做两次交易,一次盈,一次亏,盈的话获利80%本金,亏的话失去全部本金,那算下来投资者还是亏20%。


 

经济之声:一般来说,风险和收益是匹配的,高风险高收益,为什么它的风险和收益是不匹配的?

张凡:这些平台的损益是根据设计好的规则制定的,规则的设计是不公平不合理不透明的。回到之前的例子,投资者另外还要交手续费,两次手续费占了20%,这个费用是交易的平台收取的。


 

经济之声:这个手续费比例,大概万分之一千了,像券商一般万八万四都有,低一些万二多,但是万一千,相当于正常交易的四、五百倍。

张凡:所以说手续费收取是不合理的,投资者要想长期的盈利,是非常困难的。


 

经济之声:监管部门如何看待这样的交易现象?

崔丽琨:首先,需要说明的是,“类期货”并不是一个法律概念,期货就是期货,任何形式模仿期货的都不是真正的期货。因此这些微盘、微交易(二元期权)都不在期货法律概念的外延之内。依据《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六条以及证监会《商品现货市场交易特别规定(试行)》之规定,目前我国对于期货、现货交易平台采取的是“特许经营”,即需经过行政许可才能够设立。境内四大期货交易所是经国务院同意、证监会批准而设立的,上海黄金交易所是经过中国人民银行批准设立的。
  对于微交易(二元期权),从我们的角度看,其风险比较大。为什么微交易(二元期权)的风险比较大?
  第一,平台的投资主体和业务流程不够透明,缺乏内控和外部监督。根据我们的监管要求,正规的期货经营机构需要有严格的风控措施,而这些风控措施在微交易中基本是不存在的。有一些平台号称自己有风控手段,但其实只是设置一个投资金额上限。 
  第二就是资金的风险。在正规的期货交易中,客户的保证金是由期货市场监控中心统一监测,并由第三方银行进行存管。因此期货公司、期货交易所是不能挪用客户资金的。但是在提到的微交易平台中,他们的客户资金基本上都是直接打到平台账户里,平台资金和客户之间没有防火墙,平台是可以支取客户资金。这样就可能出现资金的风险,比如有些黑平台,它的网络系统客户系统都是租的,随时可能圈钱跑路。
  第三,平台存在“入金容易出金难”的问题。你往里转钱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但是当你想往外出钱时,就会碰到各种障碍和问题,要不就是系统异常,要不就是资金冻结了,还有的账户直接被封掉。
  第四,价格机制不太透明,很容易被人为操纵。这些平台号称它的报价系统是连接境外正规交易所,实时导入行情,但是这些在技术上都是可以被篡改的。比如有个平台号称自己报价以伦敦金属现货白银市场为基准,综合国内贵金属价格以及人民银行人民币对美元基准汇率形成的,听着感觉很复杂蛮客观的,但里边很多陷阱,伦敦金属现货白银市场是不是就是伦敦金属交易所啊,以这个市场价格为基准、综合各项要素调整,那么调整的标准和幅度是什么呢?它这个描述正好反映它的价格形成是人为控制的,它是一个人为的报价,并不是根据市场供求、在交易行为中产生。这些平台还有误导性喊单的现象,他们会利用分析师、理财师、金融师,各种所谓的指导老师去营造一种买入卖出的氛围,诱惑投资者频繁地交易,或者做和平台相反的投资,平台就可以从中获利了。
  最后,它的交易方式有点像变相赌博。证监会在今年4月份就对二元期权进行过一个风险警示,当时我们对二元期权的描述就是它来源于国外的变相赌博,存在押大押小,押对了有收益,押错了本金就没有了。


 

经济之声:这种跟赌博确实很像,只不过起了一个金融的名字。

崔丽琨:是,而且这样的平台一旦出现问题,投资者后续的维权有很大困难,因为有些平台甚至不在国内,是在国外买的服务器或者租的服务器,所以投资者还是应该持一个很谨慎的态度。


 

经济之声:为什么投资人,看到这种交易会容易上当,容易进入这种平台进行交易?

胡俞越:我们打开电脑或者打开手机,铺天盖地地都可以去发现有微交易或者微盘交易的广告,而且非常诱人。旗号通常都是打着“低风险、高收益”、“风险有限、收益无限”,而且都不会公开说我这个是期货或者期权,它也不敢打着期货的名义。它会给个表格,把微盘交易、微交易和股票、期货做一个比较,然后列的栏目它都是高收益、低风险或者收益无限、亏损有限。对投资者有诱惑力,这是其一。其二,门槛非常低。10块钱、8块钱就可以开户做交易,一般就用微信支付的方式。我个人认为,这种微交易、微盘交易也是逃避监管。因为38号文要求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有一些从大盘交易转向微盘交易,才新冒出这些微交易、云交易。因为大盘的交易也是打着擦边球,经常会遇到投资者的投诉,而这种微交易、微盘交易的投诉率会大幅下降。


 

经济之声:为什么这些交易的投诉率会大幅下降?

胡俞越:跟微信群发红包娱乐类似,这些交易平台上的人,可能一天亏个千八百块钱,但很少有人会为了千八百块钱去投诉。但是大盘交易,一次亏了几十万,投资者可能觉得自己是不是被骗了。另外,对于投资人而言,在网上做微交易、微盘交易亏个千八百的,维权成本太高,不划算,不值得为之投诉。当然,现在情况可能并非如此。但是,原来开设这些平台的人估计就是打着这个算盘。
崔丽琨:而且不容易找到举报的对象,你都不知道这些在微信上或者网上的平台背后是谁在做。
胡俞越:这些交易平台一般都称自己是大宗商品的现货交易平台,那么就有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大宗商品的现货交易平台究竟有多少现货企业参与?投资者的结构是什么?谁在参与投资?实际上,我们发现都是投机者,都是散户,都是想赚快钱的。第二个有没有交割?零交割,无交割。第三个是平台有没有可能做手脚?即使排除平台做手脚的可能性,你把第三方数据接进来,再价格发现一次,又有什么意义呢!实际上,它跟真实的大宗商品交易毫无关系。当然,它有娱乐性,它游戏化。大宗商品的交易市场,我们称之为市场,证券市场称之为市场,期货市场称之为市场,而微交易、微盘交易或者云交易这种模式,看上去,更像赌场。 


 

经济之声:能认定这些平台就是非法的吗?目前正经的交易所都得国务院来批,那您从研究角度来看,如果一个平台没有国务院颁发的牌照,可以理解为就是非法的吗?

胡俞越:我前面给出的一个评价,对于微盘交易这种趋势,利用互联网手机移动终端进行交易,我不否定这种趋势。甚至于把大合约改成小合约,也可以去研究。
  实际上也很难断然下这样的结论或者判断。为什么呢?是因为这些平台没有说自己是期货,它通常不说自己是期货交易平台,也不说自己是期权交易平台,它说自己是大宗商品的现货交易平台,我特别强调它跟真正意义上的实体经济相关的大宗商品现货交易没有关系。由此能不能判定它就是非法或者违法,从市场主体来说,法无禁止即可为,很难下论断说就是非法的交易平台。但这里边,如果有欺诈的嫌疑,比如喊单、入金容易出金难、网红直播诱导客户等,就值得怀疑了。


 

经济之声正规期货市场的客户群是怎样的?

张凡:首先,服务群体可以从期货市场怎么产生的做一个分析。期货行业产生于19世纪的美国,最根本的动因,是为了满足农民规避价格风险的需求。之后,期货市场有了长久的发展。但是无论是制度上,还是基础上,投机是硬币的另外一面,可以说避险是本,投机是末,如果追求投机成为期货市场的核心的话,那就是本末倒置。回到刚才的问题,我们现在的开户群体大部分是产业客户,因为他们要规避自己现货的价格风险,所以他们选择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还有一部分当然是投机客户。当然,不管是产业客户还是投机客户,我们在开户的时候都会有完整的风险提示,客户需要签订风险警示书。客户在充分了解期货交易风险后,会给投资者做一个风险评估。


 

经济之声:针对这一现象,我们的监管层做出了哪些反应?

崔丽琨:前一段时间,证监会的官方网站上非法证券期货警示栏目明确表示,这些网络平台交易的二元期权,是从境外博彩业演变而来的,其交易对象为未来某段时间外汇、股票等品种的价格走势,交易双方为平台和投资者,交易价格与收益事先确定,其实质是创造风险供投资者进行投机,不具备规避价格风险、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与证监会监管的期权以及金融衍生品交易有着本质的区别。其交易行为类似于赌博,目前已经有地方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对二元期权网络平台进行立案查处。


经济之声:社会上还有哪些方面对此做出反应?
张凡:我注意到,2016年11月16日,微信公众平台发布了《关于整治 “二元期权”类信息的公告》,公告引用了证监会关于二元期权风险警示中的内容,并表示将对发布“二元期权”等违法、违规推广信息的公众号进行处理,并对包括但不限于未取得证券期货经营法定许可证件或牌照而发布、传播相关经营活动等信息内容进行清理,相关帐号做永久封禁处理。这也体现了微信平台的责任担当。当然,仅仅微信平台作出这样的举动是远远不够的,比如现在通过搜索引擎搜索微交易、微盘交易、二元期权、大宗商品现货交易等,可能会显示大量相关平台的链接,即使搜索期货、期权这些关键词,也会穿插一些“类期货”平台的链接,此外,在各大手机APP商城中各类微交易、微盘、云交易、二元期权等软件数量众多,并且都可以下载并且正常使用。未来清理互联网“类期货”平台还需要相关企业、各级部门通力合作、协调统一。


 

经济之声:对于很多人而言,这些微盘、微交易、二元期权诱导性的广告十分有吸引力,也具有迷惑性。那么对于公众而言如何防范呢?

胡俞越:中国经济已经从超高速增长的阶段回落到次高速增长期,我们过去已经习惯了GDP的高速增长,同时也在一味的追求高收益、挣快钱,其实这一篇已经翻过去了,所以我们要调整心态。
  另外,像微盘、微交易、云交易这类交易平台,实际上缺乏有效的监管。这些平台处于没人管没法管的状态,所以无法无天,没有相应的监管部门就无天,没有相应的管理办法就无法。看似投资者的资本量很少,但是积少成多,也有产生巨亏的。一旦发现产生巨亏,投诉无门。第一,投诉谁都无法知道,因为这个交易平台可能就是虚拟的,服务器可能在境外。第二,向谁投诉这很重要,这个事情归谁管都不知道,那么向谁投诉。像这些问题都是客观存在。目前这一类交易平台更具有赌博、博彩和赌场的性质,希望投资者可以擦亮眼睛。第三,正规的交易市场是受到法律保护的,所以投资者应该更多地选择这样的交易平台和交易品种。但是目前流动性过剩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投资者确实找不到投资的出路,我们应该把资金引导到规范的交易市场上去,这一点应当引起我们的重视。 


 

经济之声:除了互联网类期货外,我们还发现市面上现在还有一种叫做“邮币卡”的产品,“邮币卡”和我们现在谈到的“类期货”有什么相似之处,又有什么不同点呢?

胡俞越:邮币卡市场在这两年也挺火爆的,邮币卡实际上主要是指邮票、纪念币和电话卡。其中纪念币和电话卡占的比例很小,主要是炒邮票。我们国内有集邮市场,这个市场也属于一个小众市场,原先属于集邮爱好者,但是后来这个市场赋予了更多投资属性,有投资者、邮票商加入到这个市场中来。尽管如此,它还属于一个小众市场。这两年邮币卡突然兴起之后,它变成了一个大众投资市场,类似于微盘交易、微交易。
  它的产生与2011年国发38号文要求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有关。前面提到的微盘交易主要从原油的所谓的OTC交易模式或者叫分散式柜台交易模式或者叫做市商交易模式演变过来的,从大盘变到小盘,因为38号文对做市商是有严格限定的。而邮币卡市场是怎么演变过来的呢?它主要是从过去的大宗商品的撮合交易市场演变而来的。撮合交易在这个38号文件里也属于清理整顿的对象。所以邮币卡市场从撮合交易转变成发售模式,而发售模式是跟股票学的,因此最终邮币卡市场中就形成了这样一种先发行、后交易的模式。邮票从哪来呢?从邮票商那里租来的,如果真的是租来的也成。恐怕有些号称是租来的邮票是不存在的。从邮票商租来的邮票在这里发售,发行价可以是2块、5块、10块,像股票一样发行价可以低一些,在比较短的时间里,比如一个月两个月时间里面把发行价炒高一百倍甚至一千倍。极端的例子,发行价20块钱,炒到2万块。价格走势通常呈现两种模式,一种是直线上升,达到峰值的时候,突然宣布本票已经下线,交易关闭。这意味着邮票退市了,这些钱就被高位套牢了。还有一种情况是“人”字型,上去以后嗖下来。
  前面讲的微盘、微交易,大家没有问交易的品种是什么?有沥青、铜等。商务部已明确表态目前为止没有批过一家上市交易原油的期货平台,原油的期货交易没有上,原油的现货交易也没有,所以这些交易平台将“原油”包装成“沥青”。而实际上,这些交易平台上的沥青既不是沥青,也不是原油,就是个符号。
  邮币卡交易也有类似的情况,邮票是属于大宗商品吗?不是。邮票是属于权益类证券吗?也不是。38号文有个监管的思路是,谁的孩子谁抱。所以各地大宗商品归商务管理部门管,权益类的归金融办管,金融办说邮票不归他们管,于是,邮币卡归各地文化主管部门管。这些文化主管部门如获至宝,将其批成文化创意产业,很多邮币卡在文交所上市。但是,文化主管部门对这类交易模式陌生,有时难以识别里面的猫腻。
崔丽琨:国发38号文、国办发37号文都明确规定,交易场所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不得采取包括集合竞价、连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交易方式进行集中竞价,还有不得将权益按照标准化交易单位持续挂牌交易等。因此,这些平台如果采用了上述禁止的模式,那就可能存在问题。所以,投资者要擦亮双眼,审慎选择这类投资平台。
胡俞越:我的个人意见就是让邮币卡市场回归它的本原,回归到集邮爱好者和集邮投资者的小众市场中去,不应该采用这种互联网的发售模式来进行交易。总而言之,金融创新不能误入歧途。
上传:林焰
CopyRight  永安期货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用字经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授权许可